• 2016/06/18夏夜 - [My little airport]

    我不想再写所有关于你的字句了,所有想你想见你的话直接一通电话告诉你,或者,干脆买一张车票,直接去见你!

    可能吗?我甚至连这些字都不敢写在你会看得见的地方了。

    最近经常想起某年夏季一个夜晚,其实已经分不清究竟是不是夏季,是夜晚还是傍晚。毕竟是过了太久太久的时间,记忆早已出现了偏差。不过那次的对话还深深的记得,大意是男女关系滚床单之类的,我表示出忐忑和担忧,像你提出试探性的询问。虽然你也表示出了否定的态度,但是语气是那么的官方,如果你是一个陌生人,我简直要觉得你看起来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那时,我就反复在心里问一个问题:笨蛋,为什么你不要求我!为什么你不呵斥我!

    为什么你不能勇敢说出心里的话。

    大概,是觉得并没有立场吧,大概,是怕被拒绝吧。我这么为你解释着。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久到空气都变得沉默而尴尬。

    一片寂静接管了我们的心。

    现在再想起那样的一个夜晚,才发觉我们其实就是在那时分道扬镳的,不是很多年后的某天,更不可能是失联数年后的今天。

    我们在那时候,就失去了相爱的可能。

    如今,怕是连爱的能力都丧失了。

    想想就心痛,想想,就不敢再想下去。

    对了,还想告诉你。我早就不听陈绮贞了,不听方大同了。可是刚才不小心听到了,听着听着就忍不住哭了。

        
  • 我渴望能见你一面,但请你记得,我不会开口要求要见你。这不是因为骄傲,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无骄傲可言,而是因为,唯有你也想见我的时候,我们见面才有意义。|西蒙娜·德·波伏娃
        
  • 朦朦忪忪惺刹那
    特别想潜入你心跟你说
    有件憾事让我终身有悔
    未敢约的会
    仍在半梦半醒之间未化灰
    让幻象暂时陪我 关起灯 开开舞会
    我只可这样 享受你 然后彻底崩溃
        
  • 已经改变了许多,从样貌身形到气度脾性,都朝着某种平静的方向发展,一团和气。说不上来有违心的迹象,毕竟多数改变都是自然而然的选择,是必然,是完全服从于生活的一种生活。

    喜欢与愿意,看起来好像并不是矛盾的两个词。喜欢很好,很傻很天真,很自私很快乐。而愿意呢,仔细推敲下,除了作为结婚誓词结尾的那句“我愿意”,愿意这个词本身其实携带一丝点淡淡的不易察觉的“被”字结构。其中的深意我数年前就已经领教过,一次选择,让我的人生走上了一条看似幸福的路,其实,也真的只有自己知道,无论回望多少次,那样的抉择都不是我喜欢,只而是我愿意,愿意从喜欢变成愿意。

    好吧,话说多了,就容易词不达意,文字的魔力生效,我无法驾驭它,反过来受伤害,再一次成功的被绕晕。原谅我,总还是忍不住要煽情,毕竟少女心是到了这把年纪也无法熨平,何必要提醒自己年华已逝,为人妻母这样残酷的事实呢?留个小角落给自己收藏些些还未完全被湮灭的怀恋,偶尔拿出来翻阅,带点心酸的甜蜜。

    “有些时候我也疲倦

    停止了思念 却不肯松懈

    就算世界 挡在我前面

    猖狂地说 别再奢侈浪费

    我多想找到你 轻捧你的脸

    我会张开我双手 抚摸你的背

    请让我拥有你 失去的时间

    在你流泪之前 保管你的泪

    而世界的粗糙

    让我去到你身边 难一些

    而缘分的细腻

    又清楚地浮现 你的脸”

        
  • 只是很偶尔会想起你 偷来一首旧情歌 透支短暂的睡眠来想念你 然而全身都是一副欲语还休的架势 不管了吧 此刻就是这样一个偶尔 哪怕它转瞬即逝

    大部分时间我忙得连自己都没空想起 生活于我而言已经从轻快悠哉的长镜头变成了因疯狂快进卡住的画面 每天重复又重复的日常 还来不及孤独夜色就已如此厚重

    原本以为再不会和你有任何交集 谁说不是呢 已经那么久没见面失去任何消息 通讯录里那通电话不知道是不是早就换了新的主人 就算看到你难得的更新了朋友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连默默的点个赞都需要思来想去 着实消耗掉了莫大的勇气啊

    说真的希望你过得好 一定要比我幸福实在是有点违心 真是连自己都要不信 但事实是 在看到你确实拥有了远离我的新生活时 我又自然而然的感到踏实 感觉是有点作为一个老友发自真心的祝福呢

    今天看到一句话说 终结一件事的最好的方式 是完成它 做得很好 可惜我们的这一段过往 我终于还是半途而废 临阵脱逃了 但不是又有一句话说 相比爱情友情才是更长久的东西 要充分完成才可以结束的感情 不是我需要对待你的方式

    这样想想 此刻这个偶尔就算是幸福的吧

        
  • 许久不读书 不听新歌 只看些剧集简短的美剧日剧 无聊综艺片 可就连这些也是寥寥的看着 书和杂志还习惯性的在买一些 攒起来了 不知道何时再拿起来

    闭门不出 护肤品化妆品还是去年怀孕前剩下的 三心二意的抹一抹 尽量不去看镜子里这张脸 不远行 渐渐不太认识自己也懒得去识别他人 真是"没有爱 连睡觉也无谓 忘掉了爱 无谓再爱身体"

    带宝宝大半年 竟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 偶尔和友人在微信群里聊到深夜已觉得兴味索然 还养成了健康饮食的习惯 吃不来辣了 即使还很嘴馋 也没再有机会去吃什么垃圾食品 家里请来的阿姨做饭还讲究什么食物相生相克 今天竟让我爱的土豆和茄子也分了家 说吃了要关节炎复发 问题我也没关节炎啊 也是醉了,,,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每日每夜 循环往复的无味 速食生活 就请亲手将我处死吧!

     

     

        
  • 年纪大了,喜欢的东西果然就不一样了。或者说,是生活的重心开始发生了变化,自然而然,关注的事物也就和从前都不同了。又或者,只是简单的,失掉了怀旧这一项本能。

    自从有了女儿以后,彻底跌入哺乳居家的主妇角色,把每分每秒都完整的奉献给她。好像从没对一个人一段感情如此投入过,并且无怨无悔满心欢喜。哪怕在困倦无奈,抑郁悲伤的情绪中徜徉,也会被她一个笑容轻易的拉扯回来。我想,这就是所谓女人的天性--母爱!吧

    已经全然忘记指甲油的美色,新发型的质感,连衣裙的窈窕,,,撇开时髦,鲜艳的装扮,抛弃享乐,逍遥的资格。

    以及,不断想念,大闸蟹,花椒,韭菜,可乐,,,的味道。

    终于明白,工作原来是一件多么轻松的事情,从前抱怨公司加班真是幼稚得可笑,和现在日复一日的劳心劳力比起来,真的都是不值一提的琐事呢。

    这半年来,学会了许多新的技能,全是琐碎的日常,无一例外都和宝宝相关,看着她一天天成长,同样也学会许多新的技能,好像是和她一起再成长了一遍,只是这一次,不是带着孩子般的心情。

     

        
  • 已经没有人来这了吧,所以我打算偷偷回来.没有刻意挑这个日子来写日志,也不是特地来纪念leslie.其实在他去世后才开始听他的歌,都是一知半解的听听,直到现在才开始回味,他歌中的前尘往事.

    最近换了他的<侯斯顿之恋>做手机铃声,不止因为它好听,还因为它百听不厌.据说侯斯顿是一个月球空间站的名字,暗示幻想中的恋人.想想看,自言自语,自愚自乐,并且还幻想出了一个恋人.是一种顶孤独顶孤独的感觉吧.

    上次更新还是去年夏天,转眼跌入2014,像是被旋窝般措手不及的卷进来.去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其中影响延续至今,已经无从细述.用坎坷二字怕是也不够形容,超越了二十几年来所能承载的一切.可不是也有说人在倒霉至极跌入谷底时便要抽底反弹了吗,我倒也不希望能够弹多高,生命因为不完美,才格外激动人心,不是吗?只希望接下来的这一年的"幸好"多于"早知道".

    “爱一个人到底什么感觉?好像突然有了软肋,也突然有了铠甲。”

    我想我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义,你作为软肋和铠甲来到了我的生命,让我知道世界那么微妙,有那么多种不可思议,我不能只顾悲伤,把自己定义在惨剧里,杀死所有美好的可能性.

    是有多偶然才会想起打开这个页面,敲下这些半真半假的知心话,所幸还有两个喜欢的人在更新博客,一个是高中时代每晚听的FM主播,另一个是并没有太多交集的同事ex.更多的人,大概都学会了私自消化悲喜了吧,

    永恒的是变化,寻常的是无常.很安慰,任时光匆匆,依旧有人得闲饮茶,自愚自乐.

        
  • 2013/09/04无力 - [My little airport]

    不会游泳的人溺在水里,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于是开始奋力扑腾,拼死呼叫,,,,,,这大概都无济于事吧,但人总是会抱着希望,做着各种无力的挣扎...

    人在无聊的时候就容易想很多事,继而情绪低落,抑郁烦躁,这是一种本能.和开心快乐积极向上没有本质的区别,因为它们产生时,你都无力抗拒.就好好享受,就慢慢适应吧.

    往往,把所有感情都寄托在同一个人身上,事情就开始变得可怕.为什么有人还看不开?

    但好在也还没有真正崩溃掉,牢骚一阵难过一阵,总归要努力在千头万绪里理出一个应对的方法来,虽然常常想着想着就觉得这一切事情大概都是徒劳,大概如何都解决不了,就好像是一只蚂蚁企图去撼大树.可那有什么关系,时间总会过去,而我还在努力,我等待生活会改变成更好一点的样子.即使现在,我感到厌倦和逃避的冲动.

    在过完一年的2/3使,又开始无比盼望年底的到来,好想快点去到那时候,好理直气壮的和自己说上一句"新年新气象!"

    管它是不是一颗无望的救命稻草,,,

    因为现在,哪怕连这样一句安慰的话语也没有力气说出口.

     

        
  • 2013/08/20我不 - [My little airport]

    转眼生日已经过去一个月了,现在是25岁零1个月的年纪了,大部分时间没什么概念,可是掐指一算,就有点害怕,好像那种看到算命先生掐指一算后,瞬间皱眉愁云惨雾的样子.施主,,,你的好日子不多了,,,

    昨天去上海书展听讲座,看到了周嘉宁和张悦然,难以接受她们都奔三了.不管转念一想,再不到三十也不像话吧,毕竟我从高中就开始看他们的书,后来的<鲤>系列都出了好多年,每一本都不曾拉下.还有个不曾拉下的也就<女报.时尚>了,那就更早了,从初中开始,新的一期还没买到,好多书报亭都没得卖了.也许再过不久,书报亭也会难以为继,彻底的消失掉吧.

    呵呵,无可抑制的老去这件事,还真是无趣.

    上周末见了初中时的一个闺蜜,她从国外读书回来也定居上海了.曾经是互相到彼此家里玩的好伙伴关系,自从高中分班以后,已经是很多年没见了,她记得我家有过的影碟,我记得她妈妈戴着厚厚的眼镜.这样的关系见上一面却并不容易,来上海三年这是第一次.见面之前短信商量在哪见吃什么就耗费了半天功夫,过程是繁复且客套,我要迁就她开车出行的路线,她也关心我口味如何吃何种菜系.而这种隔阂在见面之后她的一句:"我问你吃韩料日料还是中餐西餐时,我多怕你选那些有的没得啊,我只喜欢吃中餐,还是重口味."瞬间瓦解了.呵呵,我又何尝不是呢!只爱中餐,无比重口.感谢海底捞!!!

    女生之间的距离真的很微妙.无法言说的敏感,就请务必见面倾谈.